五星直播

热门 南太运男篮 NBA 巴林杯 美篮锦U16 保篮甲 日职联 卡协杯 波罗杯 西青U19 英甲 中甲 突尼斯联 波女联 土甲 孟冠联 亚锦赛 六国賽 韩K联 葡超 葡超 保篮甲 英超 亚锦赛 韩女联 安哥甲 日职联 世界杯 南太运男篮 安哥甲 安哥甲

首页 篮球新闻

欧洲篮球归化史:好风凭借力,飞到哪算哪

犹如穿心导弹,JR-霍尔登(JR-Holden)晃过鲁迪的急停中距离出手在篮筐附近徘徊之后坠入网窝,“西班牙”号战舰轰然沉没,——谁曾想2007年欧锦赛争冠一役,作为新科世界冠军,对至高荣誉志在必得的斗牛士却在决赛中折戟翻车,反倒成为俄罗斯与霍尔登“天作之合”的最佳注脚。


绝杀前,霍尔登还抢断了大加索尔的背打

要知道,时年31岁、大学毕业后便离开家乡美国的霍尔登混迹欧洲篮坛多年,终是在俄罗斯豪门莫斯科中央陆军的阵中显露峥嵘;对于能够披上俄罗斯战袍霍尔登向来心存感恩,能用绝杀的方式为第二家乡带来首座洲际奖杯,没有比这更丰厚的馈赠了。

客观的说,当年俄罗斯的夺冠班底本身就不容小觑,然而即便基里连科当届赛事打出的效率远比霍尔登强,弹你也必须肯定一个具备进攻创造力的小后卫对于一支防守型球队的宝贵价值。


基里连科


霍尔登

俄罗斯的成功和国际篮联的与时俱进,逐渐让“归化球员”这一概念在世界范围深入人心,由此开启欧篮归化潮的元年。各路对手相继效仿,在FIBA所允许的规则框架内补充弹药。

但关于欧洲的归化历程,又岂是如此短促呢?

不过要说归化,俄罗斯其实还只是个弟弟,07年欧锦赛他们击败西班牙的方式可谓“用魔法击败魔法”,毕竟后者在归化方面堪称泰斗宗师——早已载入欧锦赛光辉史册的两位初代归化球星:韦恩-布拉本德(Wayne Brabender)和奇乔-西比里奥(Chicho Sibilio)恰恰都为西班牙效力。

韦恩-布拉本德,1967年NBA联盟145号秀。作为与张伯伦和拉塞尔同时代的锋卫摇摆人,布拉本德在美国本土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选秀大会的惨淡顺位一度使得他颇为受挫。当布拉本德毅然背井离乡来到西班牙的皇家马德里报到时,慧眼识珠的传奇名帅佩德罗-费兰迪斯(Pedro Ferrandiz)充当说客,适时向他抛出橄榄枝,而这份沉甸甸的邀请也在一年后得到了布拉本德的积极回应。


维恩-布拉本德

自1969年获得为西班牙上场的资格起,布拉本德为国家队征战12年共计近200场比赛,光是欧锦赛就足足参加了六届。1973年,28岁的布拉本德率领西班牙一路过关斩将、首获欧锦赛亚军,而他本人则以场均19.7分的得分王数据荣膺赛会最有价值球员。西班牙男篮加上皇马俱乐部的光辉履历更成为布拉本德在1991年入选“FIBA50大”的资本。

1981年的欧锦赛,布拉本德完成了国家队的谢幕演出,与他并肩作战的23岁黑中锋坎迪多-西比里奥却是初出茅庐不久。

同为半路入籍西班牙的归化球员,巴萨球员西比里奥并非来自美国,而是多米尼加人。尽管西比里奥早在1975年就入选过多米尼加男篮,因为彼时FIBA对待归化群体极其宽松,所以这并没有阻碍他改换门庭。


奇乔-西比里奥

西比里奥为人津津乐道的是他主打中锋的同时还有着与外表不相称的细腻技术,甚至具备外线投射能力,他在1983年追随前辈布拉本德的脚步,为西班牙赢得又一枚欧锦赛银牌,当届场均交出17.4分。然而与善始善终的布拉本德相反的是,西比里奥在1987年后跟西班牙篮协彻底闹翻,他开始要求获得经济补偿,得到的回应则是永久关闭的国家队大门。

在没有迎来“黄金一代”之前,西班牙早已靠着归化球员跻身欧洲劲旅行列,反过来促进了本土篮球的发展,跟西班牙轨迹类似的还有希腊。曾几何时,希腊篮球还跟鱼腩部队划着等号,在欧洲根本拿不上台面,直到他们拥有了奈史密斯名人堂成员尼科斯-加里斯(Nikos Galis),这个身高仅有1米83的矮个分卫,深刻改变了希腊人民对于篮球运动的热情与理解。


尼科斯-加里斯

关于加里斯是否属于“归化球员”,时至今日在不少欧洲球迷口中,都有意无意地不愿持肯定答复。事实上,如若以现今国际篮联的标准来认定的话,加里斯归化的身份是无可辩驳的。

加里斯的情况可以类比林书豪,虽然身上流淌着爱琴海的纯正血统,可自小长于新泽西,属于希腊在美移民后裔。1979年,22岁的加利斯在西顿霍尔大学读满四年后被波士顿凯尔特人在第四轮挑走,因伤被裁后得到过芝加哥公牛的一纸合同(奥尔巴赫:“放弃加里斯是我的一大错误”),但加里斯很快就不再把留在NBA视作目标,他认为能代表希腊参加国际比赛意义重大,而这是FIBA禁令下身为NBA球员不可能实现的。

加里斯火速完成入籍,并决定为希腊国内球队阿里斯打球。在祖辈的国度上,加利斯技术扶贫,他总能用各种非常规姿势完成进球,成为了名扬全欧的砍分机器,1983年与北卡的热身赛中对飙幼年乔丹亦被奉为经典。可无奈的是每每当加利斯国际赛场,整体孱弱的希腊男篮屡次辜负他的强势表现,很难在成绩上取得突破 。

皇天不负,厌倦了扮演孤胆英雄的加里斯,终究还是等来了福瑟拉斯的成长和扬纳基斯的成熟,希腊篮球宣告崛起。1987年欧锦赛,东道主希腊一黑到底,不仅打破了38年未进八强的魔咒,更先后扳倒前南和苏联,队史首尝冠军滋味。该届加里斯神佛难挡、令人咋舌,场均竟能攻陷37分。两年后,带着卫冕任务的希腊虽没能建立王朝,拿到亚军的成绩也证明了这支球队绝非昙花一现的暴发户。


加里斯与扬纳基斯

截至1991年从国家队退役,加里斯留给后人的是一连串难以望其项背的得分加里斯,包括国家队生涯169场比赛场均30.6分。其貌不扬的身材下,小个子加里斯在长人如林的球场上自由穿梭的身影,永远不会因岁月流逝而变得模糊。


89年,38岁的丹东尼也曾作为归化为意大利比赛,但场均3.5分,聊胜于无


把故事的进度条拖到霍尔登绝杀之后。2010年,国际篮联针对越来越多国家试图引进“外援”的现象,首次对“归化球员”作出明确规定:区分归化球员的关键点为该名球员是否在16岁之前就获得其所欲代表的国家的国籍,否则无论血缘亲疏,将一律被定义为“归化球员”,且每个国家名单里只允许一个名额。

FIBA规则的出台明面上看是对国家间使用归化的限制,实际却是给各篮协服了颗“定心丸”。既然FIBA把这事摆到台面而且没有反对,那么篮协为了成绩进行合理补强也就顺理成章了,何况请外援的效果立竿见影:

PS:FIBA这个2010年的规定可能是不溯及过往的,已取得护照就认,例子是08年取得护照的卡拉西斯和07年加入意大利的丹尼尔-哈克特都不被认定为归化。

2011年,名不见经传的北马其顿被来自美国的钢炮控卫博-麦卡勒布(Bo McCalebb)扛进欧锦赛四强,尝尽归化甜头。更有钻研规则透彻者如西班牙,依靠强大的青训系统网罗青年才俊,提早布局,16岁前就获得护照的乌斯曼-加鲁巴(Usman Garuba)便全然无需占用归化名额。


马其顿归化麦卡勒布,他2011欧锦赛场均21.4分

15年后的今天,本届欧洲杯所呈现出的归化生态愈发复杂多样,唯一不变的是“美国货”依旧是首选,随着约翰-佩特鲁切利(John Petrucelli)热身赛后被排除在意大利名单之外,本届欧洲杯归化数量定格在12人,荷兰的赫拉齐(Mohamed Kherrazi)是唯一不来自美国(摩洛哥)的球员。


赫拉奇,他不是小黑后卫,而是前锋

不可否认,本届12名归化球员中绝大部分属于纯粹的“雇佣兵”,经济因素是他们首先考虑的,在同行休假放松的时候,忍受舟车劳顿的折腾并不容易;而篮协方面第一眼看的自然是球员的履历和本国入籍门槛——如归化国的入籍对该球员居住年限有要求,那么篮协的选择面天然受限。

这两方需求匹配下,决定了通常“雇佣兵们”很难是功成名就的NBA明星(除非他叫恩比德)、不会太年轻。或许也正因如此,在今年整体实力强悍的欧洲杯里,尚没有哪个“雇佣兵”有足够拔尖、具备搅动冠军格局的水准,北马奇迹后人难以复制。


土耳其归化拉金

当初实力足够强、年纪够轻的肖恩-拉金(Shane Larkin)无疑是卖相最好的球员(拉金欧洲杯打得稀烂又是后话了)。外界普遍猜测肖恩-拉金在接受土耳其归化的过程中得到了丰厚的回报:在总统埃尔多安的亲自过问下,2020年初拉金宣布加入土耳其男篮,艾菲斯俱乐部随即奉上两年770万美元的大合同;篮协开出的报价虽是机密,不过能在和克罗地亚篮协的竞争中占得上风,想必也不会亏待拉金半分。

眼光毒辣的斯洛文尼亚管理层是个例外,当他们决定用迈克-托比(Mike Tobey)替代安东尼-兰多夫时,托比只是瓦伦西亚队一个还不错的替补中锋。斯洛文尼亚看中了托比年轻有活力、三分和吃饼兼备的特点,与东契奇更加配适,托比也确实成了“雇佣兵”里物美价廉的代表。


东契奇与托比

所以对很多欧洲国家来说,归化已经不是搞不搞的问题,而是需要搞多少不同类型球员备用的问题。各国篮协的财力影响了他们能找到什么档次的归化,各国阵容的实力又决定了他们会找什么类型的归化。持球型后卫无疑是归化市场上最吃香的类型,本届共有8人。其中既不富裕还不厉害的格鲁吉亚、黑山、保加利亚均囤下能消化大量球权的主攻手,但麦克法登(Thaddus McFadden)毕竟老迈、佩里(Kendrick Perry)和博斯特(Dee Bost)又上限不高;

相比之下,西班牙的洛伦佐-布朗(Lorenzo Brown)、波兰的斯劳特(AJ-Slaughter)、克罗地亚的杰林-史密斯(Jaleen Smith)、土耳其的拉金和波黑的罗伯逊(John Roberson)球权压力较小,属于有无球切换的角色。


西班牙归化洛伦佐-布朗,CBA老熟人

希腊和德国的情况比较特殊,因为不管是泰勒-多西还是尼克-韦勒-巴布(Nick Weiler-Bubb),没有迹象显示他们在入籍方面掺杂了经济利益,两者不属于“雇佣兵”。

多西是本届欧洲杯发挥最出色的归化球员,是字母哥最倚仗的左膀右臂,可在多西成长的过程中,希腊从未给予他任何特权。多西的母亲是希腊人,其本人早在2015年时便代表国家队打了U19世界杯,次年首次入选成年队名单后被裁员。直到2017年多西开始正式参加世预赛时,还是个可有可无的饮水机管理员。拜仁小将韦勒-巴布的情况类似多西,本身有着德国血统,今年占用归化的名额但场均只入账可怜的1.8分,篮协可不至于花这个冤枉钱。


泰勒-多西,字母哥,与字母哥哥

值得一提的是,法国、塞尔维亚、立陶宛是仅有的三支具备竞争力却没有使用归化的球队。其中,法国属于“好饭不怕晚”,本就有着“儿法梦”的恩比德未来或将成为“高卢雄鸡”一员;塞尔维亚是“财大气粗”,特奥多西奇那句“国家队若使用归化我就地退出”的狠话表明了球员的立场;立陶宛则是“无可奈何”,要知道除了必须顾及民众接受度外,对于无本国血统人士,放弃原籍+通过国语考试+居满10年的苛刻条件就足以让篮协掐灭归化念头了。


输给西班牙之后,库兹明斯卡斯就很不高兴的吐槽:我们是输给了美国队

前文提到的归化鼻祖西班牙的态度就更为复杂与暧昧了,他们对于归化球员的认同感似乎有自己的一套标准。16进8决赛中爆发的洛伦佐-布朗上半年传出入籍消息时,在国内便引发争论。费尔南德斯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布朗的加入会打压本土球员的成长(顺便,托尼-帕克同样是这么反对恩比德的)。

是的,抛开关于布朗实力的质疑不谈,西班牙不少人至今仍觉得“归化也要讲究基本法”:倘使你是伊巴卡、米罗蒂奇等经过青训系统渲染、理念契合的球员,你会得到更多包容;假设你是布朗这种空降选手,情感上一样会有人无法接受。好在布朗用自己踏实勤恳的态度和关键场次的亮眼贡献把批评声变为了赞扬。


西班牙球迷力挺布朗


有人表达不喜欢布朗,被反驳


布朗已经赢得了西班牙球迷的心


关于归化的争论,从来就无关错对。国家荣誉当然不应成为一桩赤裸裸的生意,只是“边界感”具体应该如何拿捏,恐怕就见仁见智了。